DGUT

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,原来我是这样的人。
心血来潮点开陈奕迅的《单车》,以前听过很多次,但是涕泪横流还是第一次。当我看到虾米的热评第一条,留言的人说很抱歉没能成为自己父亲的骄傲,这个时候歌词正好唱到“不说一句的爱有多好 只有一次记得实在接触到”,我听了以后就没能止住眼泪。
今天去纹身的时候,针在胳膊上割线的感觉让我想起了本来都不该想起的一件往事。还在高中上学的时候,我还没有察觉自己得了抑郁症,而且性格又沉闷,在学校的时光自然大部分都是独来独往,一个人打饭,一个人接热水,下晚自习后没什么事,第一个回到宿舍,熄灯后躺在窄小的床上。除了读书,我做过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躲在厕所或者被窝里自残,割得不重,但是仿佛这样做能让我好受一些。那个时候我最记挂的就是我的妈妈。每天数着带去的零食,在自己做的日程表上划掉一项又一项任务,有时甚至感觉这样就能离回家的日子再近一点。
说来都是很平淡的事,但就在现在我有几次哭的没法打字,只能不断擦眼泪。妈妈在我小时候对我说过,有我和她在一起就是家,而今她早就不记得了,也无法记得了,她带着我唯一的归宿在焚化炉里化为了灰烬。
今天回家后,收到姨妈的微信,说姥姥心情不好,哭了好几次,因为昨晚梦到了妈妈,她让我理解一下。
——那又有谁能来理解我呢?自从她过世以后,我从未在家人面前提过想她,我没在任何人面前提过想她。我又从来不是一个擅长表达情感的人,于是久而久之,越来越没有人会觉得我的情感值得重视,而我也变得越来越难以表达。
本来我以为,我已经不会再像原来那样想她了。
初中的时候,同学找我诉苦,我告诉她有难过的事一定要早点说出来,不然越积越多,最后发现竟然一件都说不出来。
我就是这样。
她尚在人世的时候,曾经有天说要和我去小区的公园散步,此前我们一起去过一次,还顺便去了附近不远的菜市场。很可惜那天早上家里来亲戚说要请她吃饭,她回来以后,我表现得闷闷不乐,她对我说下次也可以的。可惜那个时候我们都没能想到以后都不会再有机会了,有段时间我很后悔为什么在那之后没能早些提出和她去逛公园,八成只是因为那时我认为未来的日子还无限长吧。那样的天真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。
对我来说,遗憾的事情有很多,但是后悔的没有几件,因为事到如今后悔也没有用了,让我后悔的事如果重来一遍,可能我会试着去改变它,但是让我遗憾的事如果重来一遍,可能最后还会是现在的样子。
很多东西都是无解的。
小的时候妈妈给我讲过一部电视剧的情节,大概就是男女主角做好了约定,结果约定的日子还没到来,女主角就因为事故死在了实验室里。那个时候她对我说,永远是不现实的,一定要珍惜现在,因为意外是没法料想到的。可惜那个时候我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,直到她死了以后,我又想起这件事。
伤心到没法再伤心,哭到一定程度,剩下的就只有无底的寂寞了。
那么如今的我会是她的骄傲吗?我不知道。如果她能多给我一些时间的话,现在我已经可以给她做比她舍不得买的那条表带更昂贵,而且更精致的表带了。
可惜未来都是没法料想到的。
更加可惜,有些事在理智尚存的时候是我永远不会说出口的,因为一旦说出口,我藉以保护自己的壳子也会破裂。
我很想你。

再听还是很想哭又觉得很寒冷
又觉得不是适合在现场唱的一首歌

突然发现我小时候看过千王之王
笑到不能自理

本来说是卸了一堆软件准备认真工作
结果刚刚突然蹦出灵感(屁
就突然用墨绿色的buttero贴原色牛皮做了choker
之前买的边油颜色意外合适
还想着要不要做一条一样的给女友当纪念日礼物
八成她会觉得我臭bt
而且每次我的灵感品味都很奇怪
(作罢。

吸星星吸到断气

带着一种英雄气概,他决定去死。
这个决定不是一天两天就产生的,一直以来他坚信自己有一天会自杀,一定要是自杀,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这样确信自己的死亡方法,他知道自己今天不会死,明天也不会,因为他还没有对自己动手。医生告诉他这就是他需要接受治疗的理由之一,他不在乎,他什么都不在乎,他的手在抖,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在震颤,他的内脏仿佛像一条被拧到极限的毛巾一样,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发生,他习惯了,但他也受够了。
新发型做得很失败,总是有碎发耷拉下来遮住他的视线。
他受够了。
以各种方法,他很清楚自己面前的抽屉里有很多刀片,各种各样,他的工作台上也有很多种类的刀子,平刃的,圆刃的,双刃的,做精细雕刻用的,出于种种理由,他有很多种类的刀子,每一把都可以用来了解自己。或者用浴衣束带把自己吊死在门把手上,或者窗外的防盗网,他曾经看过一部漫画,里面的人把自己吊死在厕所的水管上,他从此记住了,上吊不一定要在很高的地方,只要脚碰不到地面就可以了。跳下去,摔死,但是会很难看。
凌晨喝了酒,他清早被一些声音吵醒。他想起卡夫卡曾经提过在完成《判决》过后“射精般的快感”,他切身体会到了,他心跳得比平时快,他感到有些头晕。是出于将要报仇的快意吗?可是并没有什么仇要报,他只是要杀死自己罢了。他想起往事。前几天医生告诉他他患有癔症,此前他并不知道,这个事实在几天之内一直困扰着他,但是现在都无所谓了,他从自己的身体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盈。
带着一种大仇将报的开朗,他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衣服。

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。刚刚收拾乱七八糟的床头柜,随手拿起一只坏掉的空塑料盒准备扔进垃圾桶,不小心碰翻了一只我一直很喜欢的玻璃耳扩。
也不是很贵,二十块钱,我把碎的部分捡起来拼了一下,买支强力胶就能修好。没有必要再买一只,修好以后除了一道裂痕之外就像全新的一样。
我想起四五岁时妈妈用强力胶粘摔坏的发卡的一幕,我拿着碎成两半的耳扩,感觉那几秒钟消耗了很久。整件事是怎么发生的,耳扩明明离盒子有一段距离,为什么会摔到地上,我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。
也都无所谓了,到今天为止,我的思维又迟钝几分,医生说我快治好了,无所谓,全无所谓了。我像以前一样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,看自己的五官放大扭曲,我从我的瞳孔中经历了无数次轮回。我什么都不想接触了。
毫无头绪啊,但是修好以后除了那一道裂痕什么都不会留下,说服自己一开始就是那样的话,一切也都会变得轻松了。

但是我却感到心安

她站在病床一侧握着我的手。
单人病房的日子很舒适,四季恒温,还有免费电视,有人定期来清洁。医院的隔音很好,住院部大楼也一直很安静。我突然觉得就这样死在这里也不错。
再也没必要社交应酬了,朋友也都走光了。人走茶凉差不多就是这样吧,但是这样安逸舒适的日子确实也不错,有药物维持,我不用担心生存,病情还算稳定,没有什么不适。
电视上的歌唱选秀节目又有新选手登台了。“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……”老歌啊,曾经很流行。
你所有梦想……
她握着我的手更紧了一点。
所有梦想啊,我现在闭上眼睛已经听不到海浪了,安眠药让我睡得很香。
我这辈子再也没机会去海边了。

T²之死

人们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活过。
T²的真名他们都不知道,一看都知道这就是个网名。他们发现他的时候,他已经在家死了好几天了,邻居报的警。
没有起因。
他的网友甚至想象得出,那天他洗完澡喝了一罐啤酒,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的样子。他没有必要看电视,他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,他不知道这里是否死过人,可能他会是第一个,然后这间房的租金就会大打折扣,想到房东阴沉的脸他觉得有点好笑。
他不是为了报复房东。他不是为了报复父母,报复人生,报复学校,报复社会,他不是为了报复任何人,他也做不到。
他也不是为了报复他自己,他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感情几乎被磨光了,他就像他的屋子一样空。他连他是否还是自己都搞不清了。
他一如既往穿着宽松的睡袍,屋里有暖气,他不担心冷,束带就没有系紧,搭在他的腰侧,可能随时都会滑落下来。他低头就可以看到自己胸前的纹身,这几年来他全身上下已经有很多纹身了,他的家人觉得他脑子有病,他觉得无所谓了。
他曾经在网上说过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,他目标很多,但是仍然没有目标地活着。
“我最后的目标就是找个好日子去死。”他经常在网络上这样说,但是他也从来没有认真的自杀过。
他觉得自己仿佛有种预感,他知道自己今天不会死,明天也不会死。他果然没有死,他为了他的纹身承受了很多次的疼痛,但是没有哪一份痛过活着带给他的痛。
他年龄不小了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从纹身店辞职有一阵了,说是要放松自己,其实就是每天关在家里喝酒。存款没有多少,马上就要耗尽了,他觉得已经把自己逼上绝路了。回去工作,或者去死,他要选一个。
他打开唱片机,但是听自己喜欢的歌却让他更加觉得羞耻和无地自容,于是他又关上了,他不希望让它们看着自己去死。
他把束带扯下来,两端系在一起套在门把手上。绝对够结实,而且他本来也骨瘦如柴,可能比门把手的最大承重还要轻。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。
还没把脖子架上去的时候他看到茶几上的空啤酒罐,扔还是不扔,他几乎没有想,如果这点事成为他死前的遗憾他八成也会死不瞑目。
他过去的几年中考虑了相当多,已经没有人能够改变得了他了,他决定去死,他把头套上束带,然后尝试坐在地上,像他想象的那样,他的屁股离地还有一些距离。
他放心的卸掉腿上的力量,两个小时以后门把掉下来了,五天以后警察发现他了。
那天确实是个好日子,黄历上写宜入洞房。
这是他和邻居唯一的联系,他死了,邻居发现了,他们从前从来没有交流过。
想到这些,他的网友觉得很可悲,就像他自己说过的那样,他的一切都是空荡荡的。
其实也无所谓,他们对他没有倾注过多少感情,几个月就能把他忘了,如果那天死的不是他,而是群里的随便哪个人,结果也会是一样的。
尊重他家人的意见,他没上新闻,也没有公布他的死因,所以以上都是他网友的猜测。
其实他是在浴缸里滑倒后摔到头死去的,完全是意外,他没想到自己会在那天死去,比起他网友结合他这几年的日志得出的结论来说,显得好笑又滑稽。

已经不知道五里曼那篇该怎么更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