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GUT

带着一种英雄气概,他决定去死。
这个决定不是一天两天就产生的,一直以来他坚信自己有一天会自杀,一定要是自杀,不知道为什么,他就是这样确信自己的死亡方法,他知道自己今天不会死,明天也不会,因为他还没有对自己动手。医生告诉他这就是他需要接受治疗的理由之一,他不在乎,他什么都不在乎,他的手在抖,眼前的一切景象都在震颤,他的内脏仿佛像一条被拧到极限的毛巾一样,这样的场景不是第一次发生,他习惯了,但他也受够了。
新发型做得很失败,总是有碎发耷拉下来遮住他的视线。
他受够了。
以各种方法,他很清楚自己面前的抽屉里有很多刀片,各种各样,他的工作台上也有很多种类的刀子,平刃的,圆刃的,双刃的,做精细雕刻用的,出于种种理由,他有很多种类的刀子,每一把都可以用来了解自己。或者用浴衣束带把自己吊死在门把手上,或者窗外的防盗网,他曾经看过一部漫画,里面的人把自己吊死在厕所的水管上,他从此记住了,上吊不一定要在很高的地方,只要脚碰不到地面就可以了。跳下去,摔死,但是会很难看。
凌晨喝了酒,他清早被一些声音吵醒。他想起卡夫卡曾经提过在完成《判决》过后“射精般的快感”,他切身体会到了,他心跳得比平时快,他感到有些头晕。是出于将要报仇的快意吗?可是并没有什么仇要报,他只是要杀死自己罢了。他想起往事。前几天医生告诉他他患有癔症,此前他并不知道,这个事实在几天之内一直困扰着他,但是现在都无所谓了,他从自己的身体上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盈。
带着一种大仇将报的开朗,他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衣服。

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。刚刚收拾乱七八糟的床头柜,随手拿起一只坏掉的空塑料盒准备扔进垃圾桶,不小心碰翻了一只我一直很喜欢的玻璃耳扩。
也不是很贵,二十块钱,我把碎的部分捡起来拼了一下,买支强力胶就能修好。没有必要再买一只,修好以后除了一道裂痕之外就像全新的一样。
我想起四五岁时妈妈用强力胶粘摔坏的发卡的一幕,我拿着碎成两半的耳扩,感觉那几秒钟消耗了很久。整件事是怎么发生的,耳扩明明离盒子有一段距离,为什么会摔到地上,我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。
也都无所谓了,到今天为止,我的思维又迟钝几分,医生说我快治好了,无所谓,全无所谓了。我像以前一样凝视着镜子里的自己,看自己的五官放大扭曲,我从我的瞳孔中经历了无数次轮回。我什么都不想接触了。
毫无头绪啊,但是修好以后除了那一道裂痕什么都不会留下,说服自己一开始就是那样的话,一切也都会变得轻松了。

但是我却感到心安

她站在病床一侧握着我的手。
单人病房的日子很舒适,四季恒温,还有免费电视,有人定期来清洁。医院的隔音很好,住院部大楼也一直很安静。我突然觉得就这样死在这里也不错。
再也没必要社交应酬了,朋友也都走光了。人走茶凉差不多就是这样吧,但是这样安逸舒适的日子确实也不错,有药物维持,我不用担心生存,病情还算稳定,没有什么不适。
电视上的歌唱选秀节目又有新选手登台了。“我终于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……”老歌啊,曾经很流行。
你所有梦想……
她握着我的手更紧了一点。
所有梦想啊,我现在闭上眼睛已经听不到海浪了,安眠药让我睡得很香。
我这辈子再也没机会去海边了。

T²之死

人们甚至不知道他有没有活过。
T²的真名他们都不知道,一看都知道这就是个网名。他们发现他的时候,他已经在家死了好几天了,邻居报的警。
没有起因。
他的网友甚至想象得出,那天他洗完澡喝了一罐啤酒,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的样子。他没有必要看电视,他面对着空荡荡的房间,他不知道这里是否死过人,可能他会是第一个,然后这间房的租金就会大打折扣,想到房东阴沉的脸他觉得有点好笑。
他不是为了报复房东。他不是为了报复父母,报复人生,报复学校,报复社会,他不是为了报复任何人,他也做不到。
他也不是为了报复他自己,他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感情几乎被磨光了,他就像他的屋子一样空。他连他是否还是自己都搞不清了。
他一如既往穿着宽松的睡袍,屋里有暖气,他不担心冷,束带就没有系紧,搭在他的腰侧,可能随时都会滑落下来。他低头就可以看到自己胸前的纹身,这几年来他全身上下已经有很多纹身了,他的家人觉得他脑子有病,他觉得无所谓了。
他曾经在网上说过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东西,他目标很多,但是仍然没有目标地活着。
“我最后的目标就是找个好日子去死。”他经常在网络上这样说,但是他也从来没有认真的自杀过。
他觉得自己仿佛有种预感,他知道自己今天不会死,明天也不会死。他果然没有死,他为了他的纹身承受了很多次的疼痛,但是没有哪一份痛过活着带给他的痛。
他年龄不小了,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从纹身店辞职有一阵了,说是要放松自己,其实就是每天关在家里喝酒。存款没有多少,马上就要耗尽了,他觉得已经把自己逼上绝路了。回去工作,或者去死,他要选一个。
他打开唱片机,但是听自己喜欢的歌却让他更加觉得羞耻和无地自容,于是他又关上了,他不希望让它们看着自己去死。
他把束带扯下来,两端系在一起套在门把手上。绝对够结实,而且他本来也骨瘦如柴,可能比门把手的最大承重还要轻。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。
还没把脖子架上去的时候他看到茶几上的空啤酒罐,扔还是不扔,他几乎没有想,如果这点事成为他死前的遗憾他八成也会死不瞑目。
他过去的几年中考虑了相当多,已经没有人能够改变得了他了,他决定去死,他把头套上束带,然后尝试坐在地上,像他想象的那样,他的屁股离地还有一些距离。
他放心的卸掉腿上的力量,两个小时以后门把掉下来了,五天以后警察发现他了。
那天确实是个好日子,黄历上写宜入洞房。
这是他和邻居唯一的联系,他死了,邻居发现了,他们从前从来没有交流过。
想到这些,他的网友觉得很可悲,就像他自己说过的那样,他的一切都是空荡荡的。
其实也无所谓,他们对他没有倾注过多少感情,几个月就能把他忘了,如果那天死的不是他,而是群里的随便哪个人,结果也会是一样的。
尊重他家人的意见,他没上新闻,也没有公布他的死因,所以以上都是他网友的猜测。
其实他是在浴缸里滑倒后摔到头死去的,完全是意外,他没想到自己会在那天死去,比起他网友结合他这几年的日志得出的结论来说,显得好笑又滑稽。

已经不知道五里曼那篇该怎么更了

和它一并石沉大海

这个时候我想起了一件往事。

小时候有段时间住在姥姥家,老式建筑,小高层,二楼。正对我楼下的是一对老夫妻,也是我家的老朋友。

很随和的老两口,丈夫姓黄,我也叫他的妻子“黄姥姥”,因为据我姥姥说他们结婚的还是老风俗,夫姓在前。具体是黄什么氏我也忘了,我和她没有多少交流,但她确实对我很好,不止对我,对其他人也是。

更多时候是那位“黄姥爷”到我家去做客,或者我随家人去他们家的时候,他陪我玩,教我折纸,讲一些小故事。小的时候我很喜欢黄姥爷,他教我折小狗,折猴子爬杆,折宝塔,等等等等。黄姥姥更多时候在厨房忙碌,不太喝茶聊天。所以我和她没什么交流,连姓名也不知道,只知道一个“黄姥姥”。

黄姥姥年轻的时候在棉花场做女工,眼睛落了病,视力很不好。她的眼睛看起来有些奇怪,是病的原因吧,然而具体是什么病我也不清楚。我有点怕这对奇怪的眼睛,但她人还是很好的。

直至现在十多年过去了,我记得她是个很节俭的人。

唯一记得的一件事是从家人口中听说的。

女儿不忍心看她一直这么节俭,甚至节俭到过分的程度,啊,家里早就不穷了,她还戴着两条毛巾缝成的围巾。于是就买来一条好围巾,但是黄姥姥拒绝了。她说,这么好的东西不应该浪费在她一个快死的人身上,女儿还年轻,围巾就给她戴吧。

她继续戴着破毛巾做的围巾。

听家人讲述这件事的时候,我不止一次的想过,是不是女儿会一直留着这条围巾,到黄姥姥去世的时候放进她的骨灰盒呢?

我希望她这么做。

没几年她去世了,年轻时在棉花场的工作同样让她得了无法摆脱的肺病。

我姥姥好像很难过,不知道,我都忘了。

我全忘了,也不是忘了,当时我是什么感情我也不知道,大抵是难过,应该是难过的,时间一久什么都忘了。

两年前养的狗送走了,养了六年。啊!我醒了哭哭了再睡,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门,咒骂再咒骂,在lofter上写了不少关于他的文章。

当时我写到,也许这件事一年后就沦为寻常了,但是我不希望这样,是这个意思,具体忘了。果真它沦为寻常了。

但是一年后看到当时写的东西还是会哭出来,因为没有狗了,我家也不会吃油炸点心了,他走了以后我还是会常买火腿肠放在家里,吃完一根后缩在沙发上哭了。

又过了半年我把这些也删了。偶尔我还是会想起他,想起我所有过往的一切。我迫切的想要相信这些事都是真的,而不是我在做梦。虽然我每天都会做梦,而且真实感与现实不相上下,但它没有连续性,所以我还能分辨出哪个是梦。

啊,可是,梦里有虚假的即时记忆。万一我现在的记忆也是临时创造的呢?我不知道,我想起她给我的信里写的宁可要痛苦而不是无聊。我宁可都不要,为什么一定要从这二者中选择一样呢?我的痛苦恰恰源于无聊也造就了我的无聊啊!

我,我的记忆真假混淆,有的时候要分辨一会才能想起哪一部分是现实,我不想睡觉,可我一旦睡着就会睡很长时间,我恨这些梦,也恨连续的真实。好在梦里死去的人还会在第二个梦里活过来,可是现实只有一次啊!啊!我也恨和别人相处,可我也需要它,我多么糟糕啊。

我,我模仿过很多人,或者我不自觉地模仿他们,可我谁都没有成为,也没有得到他们的朋友,我什么也没有得到,只得到了镜子中逐渐扭曲的映像。

“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‘存在’。”

可我能成为我吗。

事实上,连我都没有,有的只是一个社会关系和回忆的集合体,我平静地想要杀死认识的人,医生说这是我需要治疗的原因之一。我还能感受到我自己吗,我也模仿很多人,可我谁也没有成为,我关注他们的社交账号,最终也没有交到什么朋友,我不会交流,每天靠回味过去生活。

啊,都是多久以前的事了,我不应该想起来的,人一旦拘泥过去不前基本就是死去了。可是该如何和他人建立和维持关系呢,我站在镜子前只顾着凝视自己。

终于它和我一并石沉大海。

《Daydreaming》http://t.cn/RqmKtqu

黄姥姥的事是我听这首歌的时候猛然想起来的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今天凌晨在微博看到粉丝里有个人发过的《人间失格》中的一句,在我看的那一版本中是“不反抗何罪之有”,这句话我从看的第一遍就忘不了了,啊,多久的事了,我曾经这么喜欢这本书,可我现在也只是偶尔才会藉由其他事物才能想起。

多么久啊。

一个电锯惊魂背景的曼和拐

*肯定ooc的烂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
写的也烂,鞋靴,自我满足的破烂

Manson半睡半醒之间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不是柔软的Lily,而是一根粗铁链的时候,他突然清醒过来了。
“????什么鬼东西??”他坐起来扯了扯那根铁链,吵醒了对面穿着小黑裙躺在地上的男人。
他和Twiggy中间还隔着两道铁网,铁网中间还有一台破秤。
“啊Twiggy,你醒的正是时候,你快看看这是什么玩意??”
好像是Twiggy比较惨,他还没来得及卸妆就被人拖到这里,脸上一片漆黑,Manson没能看清他比屎还臭的表情,过后一定会觉得遗憾。他站起来,Manson发现他身上也拴着一根铁链。“这他妈是什……”
角落里一台破电视的屏幕突然亮了。
“这电视是从废品厂偷来的吧。”Manson皱着眉头看着屏幕上那个木偶的脸说。
“你们好啊,Twiggy和Manson,我想玩个游戏。在过去的时间里,你们,啊,呃……你们……啊……总之,你们要在规定的时间用桌子上的刀切下自己的肉放进面前的通道中,最后秤偏向谁那边,谁就能胜利,失败的那个肯定就死啦。生存还是死亡……噗……对不起,这个台词有点中二……做出你的选择。”
“这竖锯也太假了吧?……你脱什么鞋????”
听到Twiggy这句话的Manson举着一只鞋对他说,反正是把东西放到通道里,放什么不行。Twiggy一想,好像是这么回事。
“啊,这鞋太大了,还得切成块放进去。”Manson一刀把跟随自己出入多场演唱会的短靴劈成两半。Twiggy那边也照做,虽然有点心疼鞋不过也总比少块肉好,不对啊,少块肉还能减肥,不过要减也是Manson减,我减个什么东西,吸吸。
鞋砍完了,显然Twiggy那边比较重,Manson见状又开始脱衣服,但是Twiggy开始犹豫了。
“你快脱啊??”“脱什么?你要和我隔着铁网调情吗??”“你傻啊,不把衣服塞进去就是等死啊??”
啊,反正是山寨的竖锯,摄像头买的也是山寨货,从一开始就是不灵的,连他俩的影子都看不清,吸吸。所以他们在干什么,摄像头对面的监视者屁都看不见。
“不如你切两斤肚子下来吧。”Twiggy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这句话,万一伤到Manson的自尊心让他真的切了肚子就不好了。
“不行,我不脱。”“???”
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剁掉这件星战迷弟的骄傲的。
然而时间剩的不多了。
Twiggy深吸了一口气,脸上干了的颜料掉了一点渣,他眼疾手快,在它们落到裙子上之前把它们接住了。决定了,他一把握碎那些渣,哦,是把它们握得更碎,碎上加碎。
“Manson,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。”
Manson剁衣服的手一停。
“凭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,我决定告诉你。”
“我这头飘逸柔顺的秀发,我要把它拆下来放进去。”
“反正是假——”
Manson觉得自己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眼看Twiggy的手抓上了自己的头发,他不禁喊了出来——
“不不不不不不不不!!”
他突然惊醒了。
哦,还好是个梦,Twiggy不是真秃。
他醒了,是在沙发上,Twiggy瘫在他旁边睡着,桌上还有一瓶酒。
哦,是在宾馆,刚刚他提着一瓶酒来Twiggy的房间找他把酒言欢。结果演唱会太累了,喝到一半他们都睡着了。仔细想想确实有点恐怖,自从Twiggy回到MM以来他的发型从来没有变过,而自己却是出一次新专辑做一个新造型。
万一——
就算不是万一他也想看看Twiggy秃顶的样子。Manson蹑手蹑脚地走到卫生间拿了一把剃须刀。
他揪起仍在熟睡的Twiggy的一小缕头发。
就剃一点,就一点,不然他醒了以后肯定会把自己往死里打。Manson紧张得手心冒汗。
这个时候Twiggy突然大力打了个喷嚏。
他的头往前一耸,吓得Manson往后一缩。
手里还揪着那一缕头发。
啊。
Twiggy的头皮歪了。
Manson吓得坐到地上。
Twiggy吓得惊醒。
他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秀发,发现不是假发,又放心地睡了。

还恍恍惚惚红红火火什么玩意

真正的理想国LOFTER哪里去了?

一点没错的……当初在LOFTER的热度高的都4各种才华横溢,然而现在的LOFTER已经实力成为菜市场,界面设计就快贴上Ins,还整个中文名叫乐乎,实力呕吐

远方:

伴随着lofter将近4年,是真希望这里越来越好,而不是越来越杂。


恳请lofter在选择投放哪一类广告时多考虑下用户的感受。


是否可以多保持一些自己的调性和多一些用户的自定义选项,毕竟这里的资深用户很多都是设计师,摄影师和插画师.


我个人直观的感受是目前优质内容的逐渐流逝,是否和这些细节有关还请思考。


那个有独特自己个性,自己风格,拥有众多才华横溢的用户的lofter哪里去了?


人长大后才会明白需要找回自己,希望产品也能懂得,自我和生命力。



chainshipping超级萌惹想写
沉迷戈登8能自拔我要疯狂看文
霍夫曼和阿曼达也想组惹……

撒……九月的新事物探索喵……路漫漫其修远兮喵……